第六十六章 倒霉的南宫飞鸿
作者:飘零大仙 更新:2019-10-15

听到轩辕战这么一说,司徒隽在大吃一惊之后,却又忍不住疑惑起来;事情虽然越来越复杂,但这个所谓的魔神玄靖,又是何许人也?难道说,二位司命口中所说的恶魔,就是他不成?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可就麻烦了;自己得罪的这个恶魔,居然是一个可以轻易诛灭七界的人物,这样逆天级的人物,自己怎么去抗衡?现在的自己,除了比普通人强点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过人之处,去和这么一个大变.态叫嚣,这不是找死吗?

虽然自己具备纯阳魂魄,但是到目前为止,老子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所谓的纯阳魂魄到底是个神马东东,除了可以解救被魔气控制的人之外,根本就没看出还有其他什么用处。妈的,这可怎么整?

虽然找齐二十八枚六芒星,就可以对付他,但这天大地大,老子去哪里找?那劳什子的玄靖封印了四圣兽,用的就是二十八枚六芒星,就算封印被解开了,可封印四圣兽的地方,会是普普通通的地界吗?也就是说,那些六芒星究竟都在哪里,恐怕连天都不晓得……

“司徒隽,你是不是害怕了?”看到神情不断变换的司徒隽,轩辕战突然开口问道。

妈的,老子能不怕吗?惹谁不好,偏偏惹上了这么一个人,换做是你的话你怕不怕?之前你吹胡子瞪眼的,还不是因为惹上了这么个大麻烦,不然的话,你丫的至于吗?

司徒隽弱弱的看了看轩辕战,说道:“轩辕叔叔,那些六芒星现在都在哪里,我又不知道,你说,我怎么去找啊?”

“怎么去找?”轩辕战冷哼一声:“玄靖因为要称霸七界,为了减少阻碍,这才封印了四圣兽。既然他是在七界当中封印的他们,那么其他的六芒星只能是在七界之内。”

废话!老子也知道它们都在七界之内,问题是,我怎么去异界?老子又不会破碎虚空!再说了,就算我现在去得了,就凭我现在这两把刷子,去了不也是死路一条吗?

“你……”看到司徒隽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表情,轩辕战气得嘴唇直哆嗦:“难道我轩辕家族的神剑是摆设吗?!”

轩辕剑?我靠,老子怎么忘了这茬!

“轩辕剑,可以劈开虚空?”开口的是少司命。

“你以为呢?”说着,轩辕战瞪了司徒隽一眼,又道:“轩辕剑的力量可以毁天灭地,破碎虚空,又岂在话下?”

“那是不是就是说,我现在就可以用轩辕剑劈开虚空,去异世界了?”司徒隽两眼放光的问道。

“做梦吧你!”轩辕战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呃?”司徒隽讪讪一笑,不在吭声了。

“虽然你小子成了轩辕剑的主人,但你根本就不懂得如何使用它,更不知道使用轩辕剑的功法,别说你拿着它破碎虚空,就算你想用它杀一只老虎,都会丢半条命。”

“那……”司徒隽暗自一阵爆笑;我靠,照这么说,这老家伙要传授我功夫了!哇哈哈,我得意的笑……

“哼,要不是看在我女儿的份上,我才懒得管你的死活!”轩辕战怒哼一声,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臭小子,你跟我来吧。”说完,也不等司徒隽回话,便自顾自的离开了餐桌。

“你们先在这等我!”向众位美女嘱咐一声后,司徒隽二话不说,连忙紧随其后的追了过去。

因为轩辕玲珑的关系,轩辕家与司徒隽却误打误撞的变成了一种唇寒齿亡的关系;不管怎么说,轩辕战都不愿意看到司徒隽发生什么危险,一旦他死了,轩辕玲珑也会被殃及。

所以,万般无奈的轩辕战,只好忍痛做出了这么一个决定:他,要将黄帝真经传授于司徒隽!

所谓黄帝真经,是轩辕黄帝当年自创的一套修真功法,内含轩辕剑法、轩辕真诀,两套修真之术;轩辕剑法,顾名思义,便是驾驭轩辕剑的一套剑法,而轩辕真诀,则是纯粹的修真之法。

当轩辕战带着司徒隽来到藏书阁的时候,轩辕战来到一个书架前,伸手翻开了一摞书,在里面一阵鼓捣……

咕隆隆……

一阵闷响传来,靠着墙壁的一个书架顿时移动起来,朝着另一侧缓缓开启。当书架停下的时候,露出了一个酷似门洞的通道入口。轩辕战看了司徒隽一眼,也没和他废话,便一马当先的走了进去。

司徒隽张了张嘴,连忙跟了过去。

这是一条长长的甬道,甬道左右和上面布满了发光的石头,看上去应该是夜明珠之类的发光物体,这些发光的石头,将甬道照得亮如白昼。同时,一股股沧桑古朴的气息扑面而来,可以肯定的是,这条甬道一定存在了很多年。

跟着轩辕战走了一大气之后,两个人终于走到了甬道的尽头,抬眼望去,这是一间异常简单的地下室,室内除了一张石桌和石椅外,便再无其他。在石桌上,放着一个深紫色的檀木盒子,盒子上布满了怪异的花纹,看上去好像十分名贵的样子。

“你跟我过来。”轩辕战看了司徒隽一眼,便冲着那张桌子走了过去。

司徒隽跟着走了过去,来到石桌旁,司徒隽刚想要开口说话,这时,轩辕战却一把拿起了那个木盒,伸手向一个酷似卡簧的部位按了上去。

咔!

随着这道声响,檀木盒子被轩辕战打开。司徒隽瞪大了眼睛,心想,放在这么神秘的地方,看来这里面一定是一个宝贝!会是什么呢?

可是,当他看到可盒子中的事物之后,却突然菊花一紧;卧槽尼玛,老子还以为是啥宝贝呢?闹了半天,就是一本破书!

“臭小子,你把这个收好,回去之后,一定要勤加练习,不然的话,老子可不负责给你收尸!”说着,轩辕战将那本书递到了司徒隽面前。

“这是……”司徒隽接过这本书,定睛往上一看;尼玛,这是什么字?

这本书的封面为黑色,在正面的中间,写着四个司徒隽完全看不懂的文字……仔细观瞧,倒和历史书上介绍的甲骨文类似,但仔细一看,又不是很像甲骨文。

“这本书,就是黄帝真经。小子,除了我们轩辕家族中人,你是第一个看到这本书的人,也是第一个得到这本书的人。所以,你给我记住,这本书一定要保存好,千万别被其他人看到。否则的话,你必死无疑!”轩辕战恶狠狠的威胁道。

司徒隽撇了撇嘴,他当然看得出,轩辕战这是在威胁自己。但他也没说什么,一脸笑容的应承下来。

“这是储物戒指,不看的时候,你就把这本书放在戒指里。”说着,轩辕战又将一块黑不溜秋的铁圈,递给了司徒隽。

“这……就是储物戒指?”司徒隽一阵无语;这么一个破铁圈,居然是储物戒指!尼玛,坑爹的卖相有木有?

“哼,你可别小看它,虽然外观不怎么样,但这里面的储物空间,说出来都能吓死你。”看到司徒隽一脸不屑的表情,轩辕战险些发飙。

“有多大?”司徒隽下意识的问道。

“这么和你说吧,这里面的空间,足够十几辆轿车在里面横冲直撞!”

我勒个去……

司徒隽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就这么一个破铁圈,居然能装下十几辆轿车?而且还能在里面横冲直撞……卧槽,真的假的?

“你确定?”司徒隽一脸被雷到的表情。

“废话!”轩辕战怒吼一声:“我自己家的东西,难道我还不了解?”

“好吧,你赢了……”司徒隽面色一垮,弱弱的说道。

“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好练习这上面的功法,以你现在的体质,练习它一定没问题。”

“不是……”司徒隽看了一眼书上那四个古怪的文字,弱弱的问道:“你觉得,我能看懂?”

“你要是看不懂,老子给你干嘛?难道让你当手纸用吗?”轩辕战火了,怒不可遏的看着司徒隽,一股王八之气顿时飙升。

“好吧,你又赢了……”

“哼!走吧……”轩辕战瞪了瞪他,便一甩胳膊,拂袖而去。

这一顿庆功宴,司徒隽吃的是索然无味,虽然他得到了很大的便宜,但在酒桌上,轩辕战老是对他冷着脸,他要是能吃好就怪了。

其实想想也是,你一个和人家毫无瓜葛的外人,不但夺走了人家的传家宝贝,还霸占了人家最疼爱的女儿,换做是谁,态度也不会好到哪去。

临行之前,父女二人一通难舍难离,自然是避免不了。但不管怎么说,眼下只有让轩辕玲珑跟着司徒隽,才是万全之策,所以,不管一家人如何不舍,终究还是要面对分离。

临走之前,轩辕玄天再次叫来了一架直升机,在上飞机之前,司徒隽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

什么事?当然是南宫世家的事情!

自从南宫飞羽跟了司徒隽之后,这货不是玩失踪,就是玩消失,即使回到帮里坐镇了,也是一天天忙得团团转,总算不忙了,又带着一大票美女到处招摇过市!还没等怎么样呢,这又跑来了轩辕家。现在总算暂时尘埃落定了,那么接下来,也该兑现南宫飞羽的承诺了。

眼下最重要的,不是去那劳什子的异界,也不是去找那劳什子的东皇太一,至于那位魔神老儿,就更别想了。所以,除了要练好这本黄帝真经,那么剩下的,就是能回过头来去着手现实中的事情。帮派现在刚刚在凌云市站稳脚跟,暂时还不能再去大刀阔斧的搞扩张,所以,在这段缓冲期内,只好尽最大努力,去帮南宫飞羽完成他的这个心愿。

以司徒隽现在的实力,也有了足够和南宫家族叫板的资本;先不说别的,就他身边的这几位大美女,就足够南宫飞鸿喝一壶了,更不用说自己的背后还有第九处撑腰。这样一来,想要端掉南宫飞鸿,也不会费太大的劲。退一万步讲,就算没有第九处,身后还有张少华在支持自己,一旦要动起真格的,还可以去找南宫飞羽的那位大佬叔叔。

但是,为了能在对付南宫家族的过程中更加有把握,司徒隽阴测测的一笑,毫不客气的把主意打到了轩辕家的身上。别忘了,这轩辕家可是华夏第一大世家,再加上他们和司徒隽现在的这种微妙关系,想必,他们也会帮自己一把。

于是乎……

“轩辕叔叔,还有一件事要麻烦您……”司徒隽嘿嘿一笑,厚着脸皮说道。

“哼,说!”轩辕战懒得和司徒隽废话,有什么事就说什么事,至于其他的,说多了都是眼泪……

“对于南宫世家,不知您了解多少?”司徒隽开门见山,也没跟他兜圈子。

“怎么着,你要对付他们?”听到司徒隽的这句话,轩辕战眉毛一扬,颇有些玩味的看着他。

“不瞒您说,我正是这个意思。”司徒隽笑了笑,说道:“眼下我的实力还不够,所以异界那边的事情只能先放一放,等我练好了黄帝真经再作打算。但是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帮里的事情;半年前,南宫家族的二少爷做了我的小弟,想让我帮他报仇,既然现在干不了别的事,那我只能先去把这个事情给解决了。”

“哼,就算你不说,老子也正在想办法治治南宫飞鸿那小子呢!”

哇啊!

司徒隽激动得险些跳起来;我了个叉叉,看来老子的运气真是好的要爆了,居然还能碰到这样的好事!

“轩辕叔叔也要对付他们?”司徒隽强自按捺住满心的激动,故作淡定的问道。

“哼,南宫飞鸿这个卑鄙小人,得不到我女儿,居然跟我来这套,我要是不好好回敬他一下,他还真以为我们轩辕家没人了!”

雷拱虾米?!

轩辕玲珑被人拘魂,难道是南宫飞鸿找人干的?

妈的,这下可好玩了……

“你是说,玲珑小姐被人拘魂的事,是南宫飞鸿找那帮人干的?”司徒隽心里那个乐呀;哈哈,南宫飞鸿,你小子真是太可爱了,老子正愁着找不到人对付你呢,你居然来了这么一手!英明!英明啊……

可是,这小子又是如何跟鬼域的人扯上关系的?

“就算不是他,也和他脱不了干系。”轩辕战回答的很笃定。

“哦?”司徒隽登时来了兴致。

“这小子一直想娶我女儿,可就他那副德行,有什么资格做我的女婿?哼,以他的性格,做不成的事,他向来不会善罢甘休;他连自己的老子都能下得去手,又有什么事是他不干出来的?”

我靠,原来只是怀疑而已,无凭无据的,你凭什么把话说得这么肯定?妈的,害得老子白高兴了一场……

“轩辕叔叔,您……确定是他干的?”司徒隽一脸无语的问道。

“这件事情,我会查个水落石出。如果不是他干的倒也罢了,要真是他,我绝饶不了他!”轩辕战的眼睛,泛着森寒的光芒,令人无比胆寒!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