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殇尸
作者:千夜面条 更新:2019-10-15

灵眼再一次的停到了杨子信的头上,扇了扇自己的一对肉翅,这才开口说道:“一会本大爷就要动手了,而你小子也不能就这样闲着。” 杨子信闻言,本想要抬头看向灵眼的,不过响起灵眼就在自己的头上,在怎么抬头也看不到,于是抬头的想法就这样算了。

“只要是我能做到的都没问题。”

听到杨子信肯定的回应,灵眼也只是笑了笑而已。

“放心了小子,本大爷可不是一个刻薄的人,所以让你做的事情,肯定是你能够做到的,而且是可以做得很好的,所以这一点你就不用太过于担心了。”

灵眼在说完这句话之后,那一对肉翅一扇,整个身形就化为了一道黑影,朝着上空显现出的景象冲了过去,而在途中一句话随之传来。

“小子,你只要在这里好好的待着不动就可以了。”

而杨子信在灵眼动起来的时候,急忙想要开口询问自己的任务,不过在开口之前的一瞬间,这灵眼的话语传来,却刚好让杨子信微微松了一口气,毕竟对于灵眼这小孩子脾气来说,一时忘记交待一些事情,在杨子信看来还是很有可能的。

不过等杨子信回过神来的时候,想想灵眼让自己办的事情,好好的待着不动,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不过对于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杨子信并不了解,所以心中的顾虑很多,而想要询问这句话的具体含义。

可是杨子信抬眼看上去的时候,那灵眼的身影刚好融入了那景象之中,只留下那显现出来的一个小法印而已。

“不管了,就按字面上的意思来办就行。”杨子信自言自语的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杨子信就完全的保持着现在的动作不动,而这个时候,杨子信不由的想到,还好自己一开始就保持着打坐的姿势,所以这个任务对自己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杨子信保持着不动过了很久,可是却也没有发现周围有任何的变化,而那显现出的景像之前多出的小法印,却是灵眼留下的,而杨子信看着这个法印也没有任何的变化,所以也明白那灵眼如今也很安全,不过紧接着杨子信想起这灵眼的实力,似乎根本就不需要自己担心,毕竟其实力自己虽然不清楚,不过有一点杨子信心中很肯定,那就是这灵眼并不惧怕那尊者阶。

杨子信百无聊赖的看着那空间,看着那些墙面之上的刻纹,而这个时候杨子信已经将自己的灵魂之眼收起,因为通过那灵魂之眼,杨子信看到的就是这些刻纹之下隐藏起来的罪恶。

对于这些被诱惑而迷失了自我的人,杨子信并没有天多的关注,不过这之上用来隐藏的这些刻纹,杨子信却很感兴趣,毕竟这些刻纹在一开始的时候,还让杨子信在灵眼的面前出了丑,虽然如此,杨子信对于这些刻纹却并不厌恶,心中有着的只是那浓浓的兴致而已。

虽然杨子信细细感应了很久,可是却也没有然后的进展,不过这些刻纹却也已经被杨子信记在了脑子里,而杨子信这么做,却也是为了方便以后自己的研究,毕竟现在看不出来,不代表以后没有机会,而自己也不可能永远待着这里,而这里也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毁去,所以将这些刻纹记住在杨子信看来,却也算是如今的任务之一,虽然这点只是杨子信给予自己的一个任务。

杨子信眼前的的刻纹突然微微亮了起来,而这一丝的变化,让杨子信的精神完全的集中了过来,而这些刻纹也没有让杨子信失望,随着这刻纹之中的光芒的出现,这里的刻纹就仿佛是活过来一般,居然动了起来,每一道刻纹就像是一条蛇一般,而这些纠缠在一起的刻纹,先是朝着中间汇聚了过来,紧接着与中心开始,朝着周围重新铺了过去。

而杨子信也发现了,这些刻线在汇聚之中重新铺开,却是形成了一组新的图纹,而这组图纹在杨子信看来,却也是有种熟悉的感觉,似乎是在那里见过一般,对此,杨子信心中也很诧异。

杨子信的双眼在整个景象扫视了一遍,却也没有发现,不过当杨子信看到那灵眼留下的法印之后,心中也为之一愣,因为这灵眼留下的这小法印,与那重组了的图纹在大体上是一摸一样的,只不过这重组了的图纹更大,而且也更为精细很多。

而这个时候,杨子信不由的想到,这灵眼留下的法印与这图纹的功效应该也是一样的吧。

杨子信这个念头才起,那重组的图纹却也随之散发出一股黑雾,而这些出现的黑雾随之以那图纹的中心缓慢的旋转了起来,而这当这股黑雾稳固的保持着现在的运动规律之后,这黑雾的中心不由的裂开了一道口子,紧接着一道细小的黑影从中电射了出来。

等杨子信看清这黑影之后,那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一副惊讶的表情来。

因为这电射而出的黑影,正是那进入其中之后消失不见的灵眼,而如今这灵眼那一双细小的小爪子还提着一件物品。

杨子信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中却也是有股想笑的冲动,不过杨子信还是很努力的忍了下来,毕竟那灵眼现在也算是处在危险之中。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那灵眼的身躯确实是比之前大了一圈,不过也就只有两只拳头大小而已,而那一对小爪子抓着的那件物品,虽然杨子信并没有看清楚到底何物,不过就看那包裹着的一团黑雾却也已经比之灵眼的身躯大了很多。

所以在杨子信看来,灵眼握着的那件物品很容易就会掉落下来,可是这也只是杨子信看着就是这样而已,而事实上杨子信也明白,灵眼那一对细小的小爪子握着的东西,只要不出现什么意外,那么是肯定掉不下来的。

而就如同杨子信所想的一样,灵眼飞行的速度依旧很快,就算是杨子信自己也没有把握能够拦住,不过杨子信看着那灵眼不断的变换着飞行的路线,心中也很疑惑,不过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于是杨子信运起那灵魂之眼,再一次看过去的时候,这才看到了那灵眼为何会如此。

却是那空间之中不断地出现一道道的法阵,而这些法阵也都刚好出现在灵眼飞行轨迹的前端,而每当这个时候,灵眼都是一个急转就躲开了这些出现的法阵。

不过每当灵眼将要紧接地面的时候,那出现的阵法都更为繁多,而杨子信也看出来了,这正是阻拦灵眼离去的方法之一,而如今虽然那灵眼依旧在空中飞翔着,可是无论是那个方向,都已经布下了很多阵法,所以灵眼也可以算得上是被困在了其中,只要等这些阵法收缩,那么灵眼最终也就难逃被捕的厄运。

杨子信看清了灵眼现在所处的环境之后,心中也为之一紧,虽然这灵眼的脾气有些‘恶劣’,可是却也是一个面恶心善的‘人’,起码这一点在杨子信看来就是这样的,因为杨子信也明白,自己之所以能够提前窥视到那天道,却也是多亏了灵眼的帮助,所以杨子信对于灵眼也是保持着一颗感恩的心。

虽然杨子信想要帮忙,可是却不知道从何帮起,而且想起那灵眼进去之前多说的话,一想到自己的任务,也就只好依旧保持着姿势不变,不过心中也依旧担心着那道飞舞着的身影。

而更为雪上加霜的事情出现了,灵眼窜出来的那个位置,那旋转着的黑雾依旧,不过裂开的口子却也随着灵眼出来之后合上了,不过如今杨子信却是看到那黑雾不断地变形着,似乎是有着什么东西想要从中出来一般。

对此,杨子信心中祈祷着这黑雾,能够拦住那其中想要出来的东西,可是似乎老天就想要作弄杨子信一般,在杨子信心中祈祷之后,那黑雾却是再也阻拦不住,只见那黑雾之中插出一只手臂。

看着那粗壮的手臂,杨子信就能想象出那手臂蕴含的力量,而看着那灰绿的肤色,杨子信也能猜到这身影肯定不简单,虽然并没有看到这手臂之后的身躯,可是杨子信心中却是升起一股恐惧感,就仿佛是面对着什么天敌一般,所以杨子信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这翻滚着的黑雾,而原本担心灵眼的心思,如今却也是安心下来。

因为杨子信想起这灵眼的实力,而之后略微一想,虽然不明白这灵眼究竟是如何想法,可是对于灵眼现在的处境,却也算是有了新的认识,这看似困住了灵眼的局面,其实只要灵眼想走,这些显现出来的法阵根本不可能困住灵眼,因为灵眼拥有看破这一切的能力,当然还有相对于的实力隐藏着。

当那黑雾破开的瞬间,杨子信可谓是精神高度集中于一点,毕竟对于这心中的感觉,杨子信还是想要看明白的。

在杨子信的注视之下,那已经处于外面的那只手臂收了回去,扶在那黑雾形成的门边,随后一道身影从中走出。

这是一个穿着铠甲的将军,而那一身的铠甲似乎是因为太过于久远,虽然那造型很是华丽,可是如今却也显得很落魄的感觉,当然,这也是因为那手臂一侧并没有铠甲的保护,而这一点杨子信不会相信这铠甲的造型就是如此,因为那露出右臂一侧的铠甲边缘,很明显是被融掉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杨子信才会看到此人这很不正常的皮肤,而当杨子信看到此人的面部的时候,双眼之中的瞳孔也不由的微微一缩,而心中那恐惧的感觉也找到了源头。

为什么此人给杨子信的感觉就像是天敌一般,而这一点却也正是如此,这出现的身影正是杨子信的天敌,不,应该说是所有鬼修的天敌,而杨子信在看到这身影的面容之后,心中蹦出一个称呼-殇尸。

不过也因为这突然蹦出的念头,将杨子信从那恐惧之中拉回了现实,对此,杨子信有些疑惑,于是开口说道:“灵眼,刚才是你干的吧。”

不过杨子信说出这句话之后,却也没有什么回应,而那灵眼依旧是在那空间之中飞窜着,而那殇尸的双眼也已经注视着灵眼,不过因为灵眼的再一次提速,使得那殇尸的双眼也跟不上灵眼的身影。

“做了却不敢承认,看来也只是一个胆小鬼而已。”杨子信有些不以为意的说道。

而杨子信的这句话话音未落,那灵眼稚嫩的声音却已经与杨子信的魂海之中响起。

“哼!小子,本大爷在这累死累活的,你小子倒好,怎么样,看戏看得可舒服不?”灵眼的这句话,虽然听起来确实是有些生气的感觉,不过杨子信却也听出来,这也只是灵眼一贯的语气罢了,而这句话之中所说,杨子信之所以看戏,却也是最初这灵眼交代下来的事情而已。

不过杨子信听到灵眼的回应之后,注意力却也没有在这句话之上,而是朝着那殇尸看了过去。

看着那殇尸从那黑雾走出来之后,双脚在那墙面站直身躯,不过这样一来却是倒吊着身子的,可是杨子信却发现,似乎那殇尸所处的墙面才是地面一般,可是想起之前那怨灵汇聚体,这墙面应该是顶部才对。

对于这点,杨子信想不明白,不过却也明白肯定是这座大阵的关系,于是杨子信对于这些小事情就没了多少兴趣。

“这个怪物似乎是追着你出来的,是不是你偷了这怪物的宝物了?”杨子信说着看了灵眼紧抓不放的黑雾一眼。

原本杨子信想着这灵眼,应该会因为自己的这句话而发脾气,不过让杨子信想不到的是,灵眼在听到杨子信的这句话之后,却是传回了一股骄傲的情绪。

“嘿嘿...小子还不笨,本大爷就是偷了这家伙的命根子,所以这家伙才会不要命的追出来,不过本大爷到手的东西,肯定是不会松手的,但是想想这家伙也挺可怜的,所以本大爷决定就给这家伙一点希望好了。”

杨子信闻言,心中不由的为这殇尸感到悲哀,先是自己的命根子被偷,而如今更是被这小偷戏耍着,可是却是不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希望,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杨子信看向灵眼的眼神之中,却也是带上了一丝丝的鄙视。

不过那灵眼似乎很享受杨子信的这份鄙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