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善后事宜
作者:民盗三爷 更新:2019-10-15

他娘的!这怎么可能?躺在我怀里竟然是禁婆?顿时傻了眼,整个人僵在地上,做梦也没想到一直跟在我身边的假阿莹会是之前差点没把我吓傻的禁婆!现在我才想起来她与阿莹体型差不多,是她幻化成阿莹的样子,就连言谈举止如出一辙,竟然连我也分不出真假。想要冒充一个人,绝对不一件容易做到的事,犹其是在一起朝夕相处的人,看来这禁婆的学习模仿能力未免人让人匪夷所思。

“三爷!你他娘的吓傻了?还不快逃?你抱着的是禁婆,不是阿莹小姐,这臭娘们可不好惹!”耳边传来胖子气急败坏的大叫,心里不由的嘀咕:“老子眼睛又没瞎,怎么会不知道此时怀里抱着的是禁婆?”只是我始终不肯相信眼前的是事实,虽然明明知道阿莹已死是不争的事实,再说陈瞎子也没有要骗我的必要,可是如果不是眼前所发生的事,我绝对不相信怀里抱着的阿莹是禁婆所幻化!

陈瞎子见我并不所动,也着急的说:“三爷,你没事吧?爆爷说的对,这禁婆乃极阴之物,海边人家对这种水中女鬼更是忌讳不已,长时间接触会百害无益,因为它会吸收我们人类的的阳气,尤其是青壮年男子,待在一起时间久了后果不堪设想!”胖子一听快步蹿了过来,二话不由分说的就把我像是拖什么似的拖走,“你个死胖子,轻点,老子的胳臂都快给你扯断了,这禁婆不是已经死去了吗?能不能让老子把话说完?”

“在海底之时这娘们不是在我们面前灰飞烟灭了吗,现在它不是好好的躺在那?”胖子不服气的解释说。(HA18.com小说下载)“陈瞎子,有什么法子能把这禁婆永远消失?天知道它待会还会不会跳起来把我们一个个的扔下悬崖?”

“用火”陈瞎子眼睛始终没离开躺在地上的禁婆说。

胖子在包里翻找着什么,我阻止的说:“不行!这禁婆不能烧!”

这时,在一旁一直不出声的焦爷说:“三爷,我不知道这禁婆刚才为什么会舍命救你,但是有关禁婆的事,我也曾听家父提起,实际上就是一种身体中的寄生虫,虽然以人的面目存在,但是实际人已经死了,只是被寄生,以另一个形态生存于世还有一个特点是,只寄生在被淹死的女人身上,是一种水中的未知生物。所以它之前只是寄生在阿莹的身体里,没人见过它们的真实面貌,因为见过它们的人太都已经死去!依我看,还是烧了为妙!”

“我也知道它是不是阿莹,阿莹已经死了,可是这禁婆绝对不能烧!且不说她三翻二次的救过我,要不是她刚才提醒我们,我想,我们大伙不可能活到现在,不管她是人是妖,况且她现在已经死了,应该不会对我们有太大的危险!”胖子不肯罢休的说:“那万一它只是假死呢?老子情愿死在那粽子电死,也不想死在这娘们的利爪之下。”胖子揉了揉屁股显然还想要说些什么,陈瞎子拉了拉的衣袖,对他摇摇头。

焦爷说:“可是三爷,这禁婆救你是不假,可是它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它为什么要幻化阿莹的样子接近你?这总得有个原因吧?”一时间我想不出是为什么?胖子眼睛乱转的想了一会附和说:“对啊!三爷,之前在海里还抱着你,居然在你溺水之后还能把你“弄”醒?还有在楼兰古墓里,刚才的就不说了,只有一个原因可以解释:那就是禁婆这娘们爱上了三爷你!”

这怎么可能?人妖相恋?扯淡!可是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到有什么可以反驳胖子,焦爷说:“也就是说在陈老前辈杀了阿莹之后,扔进海里被禁婆寄生在阿莹身上,是它打开古墓出口机关救了你们出来,接下所发生的事你们都知道了,要是这么说倒也说得过去。”胖子点点头的同意,虽然我不同意胖子的这个说法,隐隐约约觉得有些地方不妥,可是我又不说出来具体是哪些地方不对?

陈瞎子说:“我并不反对爆爷这个说法,只是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简单,但这也只是我个人的猜测罢了!只是可惜现在就算说出来意义可能不大。”几个人的目光同时落在陈瞎子身上,胖子说:“我说,陈瞎子,你就别打什么哑谜了,快说吧!爆爷最受不了说话只说一半的人。”

“人鱼玉佩!”

“什么?你是说禁婆此行的目的是为了这人鱼玉佩?”我惊奇的问。

焦爷说:“这也不没有可能,说不定这人鱼玉佩就是禁婆想要的。”

陈瞎子点点头说:“不错!这人鱼玉佩身上可能隐藏着神秘的超自然的力量,先不说它可以启动那台棱形机器,而且潘长生30年来不吃不喝却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和这人鱼玉佩可能也有莫大的关系!只可惜爆爷刚才不得已扔了下去,还有那粽子可能就是守卫这人鱼玉佩的,30年前的同行就是遭到了它的致命打击。才会功败垂成!”

陈瞎子说完,我发现胖子神色不对,可是见他不再作声,我也就没有细问,接下来几个人坐在地上休息,商议着下一步行程,见没有什么事了,我心情沉重的抱起地上的禁婆走向之前的墓室,一开始胖子不让,陈瞎子对胖子摇摇头说:“再怎么说它也救过三爷的命,三爷的个性你又不是不了解,随他吧!”

回到墓室,小心的把禁婆放在曾少三的棺里,虽然不知道这位和我长得极像的曾少三是什么人,就让他代替我吧,这样的心里会好受些,面对棺里禁婆恐怖的脸庞,换是在以前或许会吓得倒不起,可是现在我心情很复杂,躺在我面前的就像是死去阿莹,很想说些什么话,可是一句也说不出来。点了支烟,默默的看了几分钟,盖好棺后,对着棺材说了句:“此举被逼无奈,还请见谅!”“盗墓脑记